钟杨Yvonne

我羊羊羊,回来了哈哈哈

特种部队(十)

“果然。刚刚大伯说没法进后台我就怀疑了,果然,人为操控了网络后台。”赵磊一脸笑意,走到韩沐伯的床边,打开自己的书包,把手提电脑拿出来,顺便拿了一瓶酸奶。
“所以……”韩沐伯双手交叉在胸前,“现在磊哥要来出招了?”
赵磊笑而不语,郭子凡端着小蛋糕走回韩沐伯的床:“哎呀磊哥出手天下我有。不用担心啦!”然后打开蛋糕盒,准备把最后一个小蛋糕解决了。谷嘉诚眼疾手快的抢过剩下的那个紫薯奶油蛋糕,对着赵磊说:“磊哥,你这样不行啊。你看看子凡的体重!再吃下去,绳子都拉不住他啊!”
郭子凡瞪了一眼谷嘉诚,一溜烟的把蛋糕抢回来。
赵磊笑着看他们,转过身打开自己的电脑,噼啪噼啪快速的敲打,没过多久,转身对着其他人说:“看来,这次,我们的对手有点强大啊。”
“?”所有人表示疑问,意示他继续说下去。
赵磊看着屏幕:“这个控制的IP地址,是JC集团的。”
“你说的是那个国内最大的军火走私集团,毒品贩卖商?”焉栩嘉猛的想起那个集团。
“嘉哥你认识啊?”郭子凡打趣道。
“这个集团在十年前就已经有不停地铲除计划,可是每次派出的人……都会莫名奇妙的死亡。没死的,没有几个。”焉栩嘉一脸正经,把气氛搞得紧张起来。
“可是,”伊一对于呆在部队这么久的自己居然不知道这件事表示惊讶,“十年了,还没game over ?”
伍嘉成笑着说:“这可是个集团啊。所以这次……我们要找的贩毒团伙就是他们?”
“不一定!”三个声音同时响起,三个人也互相看了一眼。
“看来我们想到了同个点了。”赵磊看着谷嘉诚和韩沐伯,“这次我们找的这个团伙,80%的可能性是JC集团的棋子。帮他们转移这些毒品并且贩卖。”
谷嘉诚和韩沐伯同时点了点头,这时,郭子凡提出了一个疑问:“JC的防火墙不是很强吗?磊哥你怎么发现的?”
“这个只能说他们细心太过头了。”赵磊把郭子凡嘴角的蛋糕渣擦掉,“他们用来联络各个线人的电脑自然不可能拿来攻这家酒店的网络。他们用的是一个新的电脑,可是……他们其中有人用这个电脑接受了JC集团发送的一个秘密文件,通过这个……就找到了。”
停顿了一会,赵磊突然开口:“但是,你们没有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他们只掌控了这家酒店?而不是别家?”
“除非……我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这就有趣了。”郭子凡跳了起来,“磊哥找找房间吧!小爷准备东西去了。”
“准备啥东西啊?”第一次和他们一起行动的伊一表示迷茫。
“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行动了。”韩沐伯看着伊·一脸茫然·无奈·一,“磊哥的技术不用担心。他成了之后我们就开始行动了。”
伊一继续迷茫:“那……不用分配任务?”
“队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长,每个人各司其职。这是一开始组队时就分配好了的任务。”
“伊一姐我给你介绍一下吧!!郭小爷我身轻如燕,来去自如,负责打头阵!赵磊磊,帅气的技术宅,帮助我们分析数据!焉栩嘉,卖萌好能手,一般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小姐姐就交给他了。(焉栩嘉os:我没有啊!)”
“伍嘉成,很会伪装术,也就是易容术,近距离接近敌人,然后把他们灭了。然后谷嘉诚papa,狙击手你懂的!负责保护嘉成哥。”(郭子凡os:摊手,为啥不是保护小爷我的) (韩沐伯os:大伯年纪大了,为什么你们还要硬塞狗粮?)“韩大伯,细节分析帝,判断能力强,给我们下命令的。”
郭子凡两口气说完后,拿起赵磊的杯子猛的喝一口水。
“那我要怎么办?”伊一问×3
“伊一小天使就用你扎实的语言功底帮我们除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吧!然后和磊磊一起分析数据。必要时候还是要冲锋陷阵的!”韩沐伯一本正经的拍了拍伊一的肩膀,“伊一小天使,你的任务很重啊!”
“是啊伊一小天使!”伍嘉成也来掺和一脚,“用你强劲的语言功底,带我们吃顿好的吧!肚子饿死了!”伍嘉成秒变哭脸的能力郭子凡这个戏精都叹为观止。
“还是嘉成哥靠谱。”赵磊站了起来,“一大早来了之后不停工作,又困又累。现在5.30了,我们去吃饭吧!然后就回来准备东西!”
“真受不了你们。”伊一捂脸,“走吧!”
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离开酒店,去找吃的。而饭桌上,没人提到今晚的行动,都在谈笑着吃着。
回到酒店后,所有人都收拾好东西去到韩沐伯的房间,赵磊对着其他人说:“今晚的行动取消了。明早才开始行动。”
“为啥呀!”郭子凡瞪大眼睛问。
“你磊哥技术不行,查不出,今晚加班加点把他找出来啊!”赵磊赔笑。“你们先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加油!”
大家点点头,都往回走。伍嘉成和谷嘉诚到门口时,就收到赵磊的短信:留下来!
伍嘉成和谷嘉诚疑惑的对视一眼,谷嘉诚不经意的往回走,“不行,我要找点零食回去吃。”
“对了子凡,”赵磊对准备开门的郭子凡说,“你今晚和嘉嘉一个房间,以免回去晚了吵到你们。”
郭子凡默默点了点头。
“伊一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
在确保其他人都回房间后,伍嘉成问韩沐伯:“大伯,为什么留我们下来,却刻意支走伊一?”

特种部队(九)

“当时的人质……是我……”郭子凡对上赵磊干净的眼睛,“那些绑匪就是为了逼我爸把传说中的郭家祖传的什么药拿出来。”
“子凡……你不是会武术吗?”焉栩嘉提出了内心的疑惑,这同时也是伊一想问的。
“当时的人质不止他!”赵磊从副驾驶座回过身子,帮郭子凡擦去眼泪,又塞了一张面巾纸在他手上。“还有另一个人,是子凡的姐姐。”
“好了磊哥,别说了!”郭子凡强忍着泪水,弱弱的说了一句,便将头靠在座椅背上看着窗外,没有再说话。而这两个小时的路程,也在这种环境中缩短到一小时四十分钟就到达目的地。下车之前,郭子凡捋了捋头发,对另外三个人挤出一个笑容,“等会你们不要提起这件事。老谷和大伯都不想提起……我也是。”
郭子凡自己心里很清楚为什么不愿意说起这件事。当时的他一身功夫却也只能看着比自己大2岁的姐姐在自己面前招人玩弄却无能为力。而韩沐伯以一换二让他们出来后,姐姐就自杀了。这是郭子凡无法提及的痛苦,所以每当提起这件事,他的心都会隐隐作痛。这个十八岁的少年,承受了太多东西。而这也是后来他为什么会到特种部队并加入谷嘉诚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
“伊一和赵磊去港口查一下那边的监控录像,看一下这群让我们费心的朋友;老谷和嘉成子凡去当地警局了解情况,并借几个人我们能用的;我和栩嘉去查一查这些人的住处以及平时出入地方。”到达提前定好的酒店后,韩沐伯开始安排工作。
“时间比较紧,能口头阐述的就直接电话联系。完成任务后迅速支援沐伯和嘉嘉。”谷嘉诚检查一下手里的枪,抬头看着他们,“伊一你们注意安全!我们这边应该还没有那么大事。沐伯和嘉嘉是在酒店里,也不会有太大危险。”
“好!但是你们还是要注意警戒!一切小心!”
“嗯!出发吧!”
伊一载着赵磊往港口去了,路上想问关于谷嘉诚韩沐伯的那件事却又不太敢问。
“伊一姐。”赵磊看着伊一的侧脸,“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吧。憋着怪难受的。”
“磊磊,子凡为什么这么抵触这件事?”
赵磊凝重的看了伊一一眼:“伊一姐,你知道子凡为什么这个黏你吗?”赵磊叹了一口气,“你很像他姐姐。而且你那么疼他。”
“他姐姐?”
“对。他姐姐后来……自杀了。这也是我们彼此不太会在他面前说起这件事情的原因。只是一年多过去了,他还是走不出来,每次谈到姐姐这个词他都会害怕。”
伊一突然默不作声了,她心里清楚,这件事是自己挑起话端的。
“大家也都一直想要帮他,可是那件事后他对敌人越来越狠,以前还没这种感觉。”
“好了,别再去想这件事了。也是我不对,还特地问了你。”伊一摸了摸赵磊的头,“我们到了,收拾一下心情,走吧!”
“嗯。”
来到港口,伊一很快的用越南语和守在港口的警察交流起来,很快就去到监控室。
而谷嘉诚他们这边,似乎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地的警方不认识这几个人,当他们出示证件后,也只是中规中矩的陪聊几句,却也不让他们碰到电脑。
“老谷,你不是认识这里的人吗?”伍嘉成看着站在身边的人,疑惑的问。
“鬼知道陈毅然跑哪去了。”谷嘉诚掏出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
伍嘉成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郭子凡,发现他从下车后就心不在焉,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想什么呢?”
郭子凡猛的回过神,“不好意思啊嘉成哥……”
“老陈这个妖孽居然自己放假了!我让他跟他手下的人说”谷嘉诚拿着手机走回来,递给了身边一个警察。
“抱歉!现在立刻把主要干道的监控视频调出来!”越南警察接电话后,对着谷嘉诚说。
----------------------------------分界线---------------------------
“我是谷嘉诚,我们可以了!”谷嘉诚和其他人连线。
“我是伊一,我们把全部监控视频拷过去了。回去好好研究。”
“大哥大姐们,拜托你们快点回来吧啊!我盯着屏幕都快瞎了!磊哥你快回来,有的酒店网络我进不去!还有!记得带点吃的回来!”韩沐伯听到他们的声音,鬼哭狼嚎起来。
“好的大伯。”
“对对对!磊哥你们去买吃的记得给我带小蛋糕!!!”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好啦好啦,我们快一点回去!”伍嘉成以软绵绵的声音回答。
伊一他们回到酒店时,其他人都在韩沐伯的房间里唠嗑,赵磊把一盒小蛋糕递给郭子凡,把其他东西放在韩沐伯的床,大家就都跑过去找东西吃。赵磊给韩沐伯递了一瓶水和一包饼干,“大伯吃点吧。你刚刚说哪家酒店网你进不去?”
“屏幕上这个。”韩沐伯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喝了一口水,指着屏幕。
“有趣了。”赵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后,嘴角上扬。听到这句话的韩沐伯走了上来,询问发生了什么。
“这家酒店的网络,除了酒店内部工作人员,还有人在另外操控。”
“怎么回事?”郭子凡听到后,拿着小蛋糕围了上来。

*我要改更文时间!!!每周二四六更新!一次一章。
*如果有空的话可能又要挖坑了。祝我一直没空吧。填坑有点累。
*给个反馈吧亲

特种部队(八)

“行了都到齐了我们走吧!”韩沐伯略微扫了一眼后说。
“韩大伯你这是打算丢掉小孩子不理了是吧!”郭子凡在韩沐伯站定后突然从他背后冒出。
“瓜子盘!我看你是几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吧!”韩沐伯把准备溜到谷嘉诚身边的郭子凡一把抓住。“别总往谷嘉诚身后躲!”
“欸磊哥。”伊一用手肘捅了捅赵磊,“大伯怎么这么怕老谷啊?”
赵磊看着一脸疑惑的伊一,憋得难受的他忍不住了:“噗,伊一姐,这么说起来,大伯欠老谷一条命。”
“一条命?”
“嗯对。等会去车上说吧。”赵磊看着大家陆陆续续走进电梯,意示大家先走。
“伊一你和磊哥嘉嘉子凡一辆车吧!”谷嘉诚到楼下时幽幽开口。“郭子凡和我们一辆车等会可能会发生啥事故。”【谷式微笑】
“papa你就这样抛下我了吗?嘉成儿你管管啊!”郭子凡假“鬼哭狼嚎”。
焉栩嘉故作沉重的拍了拍郭子凡的肩膀:“子凡啊,就你一句嘉成儿,你下半辈子注定就只能靠磊哥生活了!”
“哼!”郭子凡扭头就走。伊一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对谷嘉诚他们说:“行了!我们出发吧!我们在前头你们在后面吧?”
韩沐伯点点头,大家也就没再多说什么,麻溜的上车然后走人。
----------------------------车上聊天ing---------------------------
“磊哥,刚刚你说沐伯欠老谷一条命是怎么事?”车子才刚发动,焉栩嘉就迫不及待的问了。
“嘉嘉你不知道这件事吗?”赵磊怀疑的眼光在焉栩嘉身上转悠几圈才收住。
“磊哥你这眼神看得我瘆得慌!”焉栩嘉摸了摸手臂。
“磊哥……”一向闹腾的郭子凡在焉栩嘉的问题之后突然安静,“是那件事吗?”
“是!”坐在副驾驶位的赵磊看着后视镜,点了点头。“应该是一年前,我们还没加入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就已经组成队伍。嘉成哥说当时沐伯哥为了救人质,他用自己去换人质的命。因为当时的人质好像是很重要,不能有什么事情,然后沐伯哥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绑匪也居然肯换。”
伊一边听边开车,也幸亏训练过“一心二用”才没什么事情。
“当时老谷知道之后,临时改变计划,骗了嘉成哥,让他在门口等着。然后自己去营救大伯。听大伯说当时绑匪已经料到一定会有人来,所以在屋里的墙壁上,地板边上都安了炸药。而老谷的鼻子也是挺好使的,在门口就闻到了炸药味,可也就这样冲进去了。听起来那时老谷好像是遇到了绑匪的boss,也不知道谈了什么,把大伯放走了。可大伯才离开那个屋子不到10分钟,就爆炸了。”
听到这里,焉栩嘉倒吸一口冷气,郭子凡也拖着腮帮子看窗外,可耳朵却一直在听赵磊讲。郭子凡也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件事,可是脑子却不听使唤的去回忆。
“最后老谷还是逃出来了,可是也才出了花园门。那么多TNT爆炸也不是小事,老谷被气波冲了出去,晕了四天,左手被栏杆插入肉,这也就是导致了他现在比较经常用右手……他以前是左撇子……”
“磊哥……”郭子凡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再说……了……”话语中夹杂着抽泣声。
伊一被这突如其来的抽泣吓到:“怎么了子凡!”
“欠嘉诚哥和沐伯哥命的应该是我啊……”郭子凡抬起头,满脸的泪水让人感到心痛。

*猜猜郭子凡为什么这么说?有奖问答哦!
*给反馈啊各位朋友!!!!我很慌啊你们一言不发!

特种部队(七)

“嘉成,伊一”谷嘉诚到了赌场门口就看到了引人注目的四个人。
“老谷你来了。怎么了这么匆忙,我告诉你哦……”伍嘉成听到谷嘉诚的声音,跑过去。伊一他们也跟在后面。
“嘉成,先别问太多。”谷嘉诚难得一次的打断了伍嘉成的话,“伊一你和嘉成上我的车,沐伯和磊哥去另一辆车。具体情况我们车上和你们说。”
伍嘉成和伊一对视了一眼,打开车门。与此同时,韩沐伯和赵磊郭子凡焉栩嘉也开启了另一辆车。
“老谷怎么了!你快说啊!!”伍嘉成在谷嘉诚开车了之后,急切的问道。
“我们在警局收到消息,有几个中国人携带一批毒品从海防市的港口进入了海防市。我们现在怀疑是那犯罪团伙。所以我们要快一点去到海防。现在我们先回去酒店。”谷嘉诚一口气说完。
“海防市?”伊一猛的抬起头,“那个拥有越南北方最大的港口的城市?”
“嗯”谷嘉诚点了点头,“怎么了?”
伊一摇了摇头:“那么他们能够从这里进来,也就能够从这里出去。老谷,你联系一下海防的港口警方,让他们要加强警戒,出入的人都要好好检查,别让他们混出去。”
“好。”
----------------------------回到酒店-------------------------------
“具体情况大家也都了解到了。那我们现在回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去海防市。”韩沐伯在电梯里说。
“大伯!我们要怎么去?”焉栩嘉手搭在韩沐伯的肩上问道。
“开车去。”韩沐伯干脆利落的回答把伍嘉成赵磊郭子凡和焉栩嘉吓一跳。
“河内到海防开车只需要2个小时,而且你们帅气善解人意的大伯把车租了那么久,不能退钱啊!”谷嘉诚打了打韩沐伯的肩,刚好电梯门打开,拉着伍嘉成就走出了电梯门。
“谷嘉诚你忒欠打了!虽然我很同意你说我帅气善解人意!”韩沐伯紧随其后怒号着。
伊一和三个小孩在后面“噗嗤”一下就笑出来,看着电梯门快要关上才快步走出来,在电梯口笑得快趴下。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韩沐伯走回去,“居高临下”的看着笑到变形的几个人,无奈的说。“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别跟着你们谷papa瞎闹!”
当大家都回房间准备收拾东西时,“叮咚”,每个人的手机短信声就响了。赵磊划开手机屏幕,“呦,韩大伯的短信啊!大~家~收~拾~一~些~换~洗~衣~服~就~好~不~要~带~太~多~,我~们~还~是~要~回~来~的~!然~后~记~得~带~上~一~些~你~们~都~懂~的~东~西!”赵磊字正腔圆的念完之后,意识到了什么,“大伯干嘛把枪支弹药说得那么不可言语啊!”顺便一挑眉。
焉栩嘉听完以后噗嗤笑出来,“好了磊哥,快点吧!不然等会嘉成哥会唠我们的。”

*差点忘了更文!要不下次你们催催?

特种部队(六)

“刚才回来时看到前面不远有个租车的,你们漂亮帅气善解人意的大伯想了想,就我们这样每天三顿饭,出门打车算,不用半个月组织给的费用就完了。那到时候就要我们的谷大爷掏腰包了。”韩沐伯说完憋笑看向谷嘉诚。谷·冷漠脸·嘉诚表示我不认识他。“所以我租了两辆车,半个月!这样出行方便还省钱!”
“这个方法不错!大伯可以啊!”伊一笑着看向韩沐伯。
“可是,为啥费用完了要老谷掏腰包啊!不是应该大伯你来吗?”小伍为谷嘉诚打抱不平。
“一个家,父亲要做的,就是默默承受。其中就包括,出钱!”韩沐伯一本正经的说完之后,赶着其他人回房间。
-----------------------心疼谷爸爸分界线------------------------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都一起去拿车。要出发时,谷·放心不下伍嘉成·担心小孩子·绅士风格·嘉诚上线:“嘉成,你们一定要万事小心,有什么事情即刻给我打电话!我们这边一结束就过去找你!”拉着伍嘉成的手,转身对伊一说:“伊一,你们一起去多看着子凡和栩嘉。”
“好了,快点走吧!不然来不及了。”韩沐伯强行把谷嘉诚塞上车,到了驾驶座一侧拉开门,对着伊一说:“你们一切小心!”然后就离开了。
------------------------------------------------------------------------
来到当地警局,一进门,就看到了老朋友越南刑警队队长李浦楠。
“哇!谷嘉诚啊!很久没见啊!”李浦楠惊喜的大喊。作势就要抱一下。
“是很久没见啊!不过希望下次见面不是在警局。”谷嘉诚避开了对方的拥抱,顺势握住他的手。“介绍一下,这个是赵磊。是后来进来的。那个韩沐伯你见过就不用介绍了!”【韩沐伯os:谷嘉诚敢不敢好好的介绍一下我!】
“你好,我是赵磊。”赵磊嘴角微微上翘,温文儒雅的伸出手。
简单的说了几句题外话之后,谷嘉诚直奔主题:“你们应该也收到了中国警方发出的消息吧。我们现在在全力追踪这些人。你们这边有啥消息吗?”
“谷,我们只收到了海防市的报告,在港口发现了中国公民携带毒品进市。”
谷嘉诚和韩沐伯赵磊听到之后,问了一点其他方面的事情,离开了警局。
“爱什么稀罕,我选择孤单。”伍嘉成手机响了,掏出了看屏幕上的备注,嘴角上扬。“老谷,怎么啦!”
“嘉成,我现在过去找你们,你和伊一凡凡嘉嘉出来门口,然后我们回去。”谷嘉诚把韩沐伯塞到副驾驶,自己上手开车。然后快速的奔向赌场。
“老谷真奇怪。”伍嘉成把手机放回兜里,嘀咕一声,转身叫伊一他们离开。
“怎么了小伍?怎么这个紧张?”伊一皱眉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谷说他很快来找我们。然后就没有了。”伍嘉成无奈的耸肩。

*这两天有点忙,没来得及更,抱歉啊
*之后两天一更☺

谷嘉诚😍
今晚更新

六人团之特种部队(五)

回到酒店,在大家都准备回去洗澡睡觉时,韩沐伯缓缓开口:“洗完澡开会。1个小时后老谷他们房间见!”谷嘉诚玩着衣角,见自己莫名点,一脸懵×的抬起头,韩沐伯见状,耸耸肩:“我相信除了伊一的房间,你们的房间最干净!”然后拉着郭子凡逃离了“案发现场”。其他人见状,都回房间,伍嘉成也拉着谷嘉诚回去。
一个小时后,大家准时出现在谷嘉诚的房间,环视一周,韩沐伯感到有点奇怪,转身问伍嘉成:“老谷呢?”
“他在洗澡啊。他怎么洗个澡这么久啊……”
“老谷!干嘛呢!快点出来和小爷聊天啊!好久没聊一些健康向上的话题呢!”郭子凡听到伍嘉成后半句的嘀咕,大声喊道。
接着,卫生间的门开了,谷嘉诚半裸着出来,拿了条毛巾擦拭了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看着大家盯着他的眼神,尴尬的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啊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我忘记拿衣服了……”
“那你还不快点去找个衣服穿!”伍嘉成无奈的起身,随手抄了一件白t,递给谷嘉诚,推他进去卫生间穿衣服。转身摸了摸鼻尖:“别介意啊伊一,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话音刚落,一只手就搭到了他的肩头,谷嘉诚出来了。伍嘉成蹬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
“咳……咳”韩沐伯看着这尴尬的局面,硬生生的咳了两声才把大家的思绪拖回来。“好了,我们今天也玩了一天了,明天就要开始任务了。这次是抓人,所以明天我和磊哥和老谷……”他扭头看了一眼刚好坐在他旁边的谷嘉诚,“先去一些地方看看。”
“那我们呢!”伍嘉成立刻回问。
“咳咳,你别着急啊小伍。我和老谷和磊哥去一下警局,然后去联系一下当地的一些朋友,日后我们在这地方行走也会方便得多。而磊哥这种技术控也可以给我们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韩沐伯说后,奸笑的看着赵磊,赵磊:扶额。
“对,然后小伍和伊一你们带着子凡和嘉嘉去一下当地的赌场……”
谷嘉诚话还没说完,伍嘉成就跳起来了:“谷嘉诚你是疯吧!赌场这种地方,伊一是个女生!子凡和嘉嘉还是个孩子啊!”【郭子凡焉栩嘉os:小伍哥啊,我们也成年了啊!】
“欸欸欸别激动,别激动。”韩沐伯看着炸毛的伍嘉成,无可奈何的站出来,“小伍你听我说。我们现在所在的,是越南的首都----河内。这里是越南的政治中心,所以我们去这边的警局了解情况对我们很有利;而赌场嘛,老谷的分配也是可以的。在越南,赌博是合法的,赌场满地都是,而且有不少的交易又都是在赌场进行的。你们四个人一起去,可以摸摸情况了解一下,又可以玩一玩。”
韩沐伯仔细分析后,感觉有点口渴,也没顾上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四处寻觅,找到瓶装水之后先询问了伊一,然后再转身对着另外五个人说:“自己拿水啊。”然后就自己开了一瓶,咕噜咕噜的喝了大半瓶。
“如果对安排没有别的意见或者建议,那大家就都早点休息。”韩沐伯拿着水走到其他人面前。
就在大家起身时,韩沐伯突然大喊“等一下!”把大家吓得一哆嗦。“伊一你会开车吧?”
伊一点头:“怎么了?”

*吊胃口😛😛😛😛😛
*一天更两次我心好累😂希望会有反馈

特种部队(人物简介)

椿    部队里唯一一个女教官,是春之少年最开始特种兵部队的教官。后来将这六个少年训练成了特种兵秘密部队。她是这支队伍的领导,也是指挥员。

伊一    最开始是部队的语言老师,精通各国语言,又特别细心,在一次语言开课上遇到了椿,被椿带回自己的队伍,后来成为了春之少年的外援。

伍嘉成    24岁  春之少年的小队长,干着亲妈的事,例如收拾行李,打扫卫生,写总结报告(混进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等等。而分布任务从来都不是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灵活,擅长刀法及伪装。

谷嘉诚   25岁   春之少年的颜值担当(他自己说的!嗯!)是家里的慈父,表面很冷,内心很暖,和韩沐伯一起组织和分布任务。对于小队长很上心且绝对的保护小队长(没眼看😒)擅长枪法。

韩沐伯    25岁   春之少年的脑力担当。是家里的大伯(韩哥哥莫名其妙的变成韩大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伯伯心里苦。)是椿发布任务的接收人,也是分布任务的人,心思细腻,分析能力强,对于细节的捉摸很厉害。

郭子凡    18岁   春之少年里的舞(武)者。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爬墙翻窗啥都有,从小就掌握了很多在部队能学到的技能。又会跳舞,身体灵活,对于各种攀岩都擅长,打架不需要武器的一个男孩子。

赵磊    18岁   春之少年里的技术担当。有着18岁的少年不该有的成熟和理智,文质彬彬,对人对事都很温柔,典型的“用微笑杀死别人”类型。擅长各种技术活,例如破解密码啊,开锁啊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焉栩嘉  18岁    春之少年里的卖萌娃。长得可爱,做啥事都可爱,是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不过这个可爱的娃干起事来可是认真且冷漠的呢。也是技术控,程度比磊哥低一点,会分析判断各种声音。

*硬生生的变成了日更
*昨晚太忙了所以忘记更简介了,下午再更一章。然后之后的就应该不会是日更了【小队长式认真脸】